《一出好戏》:尽管青涩,黄渤的导演处女作赢了构思

《一出好戏》:尽管青涩,黄渤的导演处女作赢了构思

电影《一出好戏》海报

8月16日报道 作为黄渤的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体现出的诸多隐喻令人佩服。尽管有不成熟的地方,但黄渤依然凭诚意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认可。尤其鉴于黄渤做商业喜剧片成名,在首执导筒之际,能够翻回头去做相对深刻的内容,应该对其表示鼓励。

大体上,《一出好戏》可以拆分成两部分:比较严肃的表达和隐喻,还有商业喜剧片绕不开的特点。

反乌托邦题材在国内比较少见,去年的《健忘村》算一个,但《一出好戏》挖掘的更加深刻,结构也更加完整。

展现人类文明发展史

马进一行人开始荒岛求生

首先,故事展现了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当由黄渤饰演的马进一行人开始荒岛求生后,最有动手能力和野外生存能力的小王带领众人建立起第一个社群形态,开始进行原始的物质积累,是比较初级的生存方式。直到张总意外地发现了大船残骸,瞬间吸收了小王带领的部分成员,使得一批人能够定居下来,后逐渐形成捕鱼业,让人们能够自给自足。然后张总又利用扑克牌,将很重要的货币概念植入到封闭的岛上,衍生出阶级之分。随后黄渤和小兴进行了“科技革命”,通过电力对之前的文明产生了碾压性的颠覆。

电影这段配乐来自《2001太空漫游》,营造出一种类似于猿人拿起工具、完成进化的史诗感。以上这一层隐喻与人类学权威著作《枪炮、病菌与钢铁》所描述的理论如出一辙,并且体现的更加简单易懂。

其次,黄渤创造出一个类似于末日的环境:他们多次讨论“我们是不是人类唯一的幸存者”以及“外面的世界还是否存在”?

最初,马进一行人以公司为单位,拥有很稳定的架构,gg娱乐,上至领导下执保安,身份地位明确,但到孤岛之后常识被打破,重新建立起秩序,阶级被洗牌。

这种情况再加上面对末日的信念崩塌,很容易制造出戏剧化的极端冲突,来放大不受约束时人性的本来面目。美剧《迷失》、《行尸走肉》均是凭借这样引人入胜的世界观而得以长盛不衰。

现实隐喻与哲学思辨

真假与是不是疯了的哲学思辨

标签 一出好戏 黄渤 末日 构思 电影